初心铸魂 不负韶光—— 一个审计人的热爱与坚持

发布时间:2019-07-17

来源:派出审计一处

发布人:石英

【字体: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非常巧,今天是我参加工作满二十周年的日子,除去企业干工程的五年多,我在审计一线已工作了14年零3个月,对于今天同台演讲的其他9名年轻同事来说,我应该算是个老审计人了,今天我想把这些年工作中的一些感触跟同事们一些分享。

  我最初对审计的认知是源于颇为轰动的审计风暴和当年对审计的一个赞美之词——“共和国的眼睛”,让我觉得审计工作很神圣,很有正义感,也很有成就感。而真正入了这一行,我才知道要当好这双眼睛是多么不容易。

  我周围的审计人是这样一群人:是认认真真工作到退休的最后一天下班时间还帮忙关好办公室的公用电脑的人,是上午接到出差任务中午就能出发的人,是经常加班在打更师傅那儿都挂了号的人,是含着眼泪撇下抱着腿的孩子狠心出门的人,是午餐时的话题都三句不离审计的人,是学俄语的去考纯英语的计算机中级还能通过的人,是学习太投入在食堂将包子喊成数据库的人,是脑海里存着各种审计传奇让新兵听得入迷的人,是发现审计线索眼睛都会发亮并一追到底的人,是多年练就的火眼金睛让贪官污吏无所遁形的人,是怀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把审计项目当成作品的人,是能精辟地把审计概括为“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的人。

  “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渐渐地我也成为了这样的审计人。14年的审计,一个个审计项目成为我日历中的坐标,一点点的工作花絮可能也成为了同事们眼中的审计人形象。第一次参加审计,就接到了厅里从未开展的新业务——招投标审计,我在半个屋子的资料中抽丝剥茧,将几十个标段的中标轨迹排成了一张大表,发现资格预审阶段人为干预,将对方的招标专家问得满头冒汗、无言以对;第一次交换意见,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与对方一位副厅长辩论国际工程合同,还附送了一段英文原文;为了写好一个行业调查方案,几周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查找资料上,将网上的关于这个行业国内外的过去、现状、未来发展方向查了个遍;也曾将审计组60人两个月的工作成果全记在脑子了,与被审单位20来名工程人员辩论了4个小时都没有卡壳,资料都没看一眼;投资审计常出入施工现场,我曾为了打消对方对我一个年轻女生的轻视,树立专业形象,英勇地走上了3米高颤颤巍巍的悬空跳板,至今还记得当时腿软的感觉;还曾站在垃圾处理车间里,淡定地与人讨论垃圾处理工艺,还顺带学会了区分新鲜垃圾与发酵垃圾的不同味道。

  有8、9年的时间,我每年都有6到8个月整月出差,不出差的日子也时常加班,一次,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录制新年愿望,别人的愿望都是身体健康,学习进步,而我孩子的愿望是“妈妈少出点差,多陪陪我”。尽管这样,在儿子眼中,审计是非常厉害的工作,因为干审计的妈妈似乎什么都知道。不是审计人什么都知道,而是越来越宽泛的审计领域,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可能涉及到,审计人都养成了持续学习、潜心研究的习惯。审计人必须不断地学习,如果停下学习的脚步就难以胜任审计工作。所以我自打干了审计,就有心让自己成了一个随时都保持着对各种信息的收集处理状态的人。特别是调任到派出一处后,本就是沈阳人的我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关心沈阳,晚上只要没有特殊事儿,我会看遍沈阳新闻、辽宁新闻和中央新闻,手机里还关注着好几个本地公众号。

  新时代赋予了审计新的使命,特别是审计委员会成立以来,审计机关是政治机关的定位对审计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审计事业面临重要变革,需要审计人解放思想,转变观念,调整思路,需要打破很多既定的模式,要有更多的创新和担当。这个过程会有些难也会有些痛,需要我们每个审计人的热爱与坚持,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始终初心铸魂,步伐坚定,就必定能不辱使命,不负韶光!

附件下载